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 
 
公司动态  
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[ 2017-10-13]
辽宁创投投资管理有限公 [ 2017-05-03]
大连倚天软件股份有限公 [ 2016-12-28]
热烈庆祝辽宁科创中小企 [ 2016-10-10]
三严三实专题学习 [ 2015-08-21]
行业新闻  
证监会规范重大资产重组 [ 2015-06-04]
马化腾投资秘诀:下手就 [ 2014-03-05]
九鼎投资拟成立100亿元债 [ 2013-08-22]
柳传志之女柳青:与联想 [ 2013-03-20]
6000亿PE投资变“不良资 [ 2013-01-22]
西宁市创业投资引导基金 [ 2013-01-07]
IDG熊晓鸽:冬天是VC最好 [ 2012-12-06]
联系我们  

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南大街39号嘉环大厦十四层

邮编:110003

电话:0086-24-23222100

传真:0086-24-23244922

 


6000亿PE投资变“不良资产” 全民PE时代或终结

 6000亿PE投资变“不良资产” 全民PE时代或终结

 
        股市低迷、IPO停审、并购市场尚不活跃,谁来为“全民PE”时代形成的约6000亿元PE存量投资组合提供变现出口?

  根据清科的统计,2008~2012年的5年间,中国私募股权基金(PE)和创业投资(VC)共投资了约6447家企业,投资总额约7000亿元。而这仅仅是根据PE/VC机构主动披露的投资案例所统计的结果。

  与此巨额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5年内,获得PE/VC支持的6447家企业中,仅有610家在境内外实现IPO,占比不到9.5%。这也意味着PE/VC投向企业的7000亿元投资总额中,有约九成即6000亿元未能通过IPO实现退出。

  而随着2008年之后成立的PE基金在未来几年内逐渐到期,那些在到期前无法变现的投资组合就会成为“不良资产”。GP(普通合伙人)将如何处理无法上市的企业股权,又将如何向LP(一般合伙人)交代?

  “跳楼价”尚未出现

  “虽然IPO流量已经减少并出现阶段性暂停,但闸门并非完全关闭。LP们愿意放弃被投企业上市以及上市资产大幅升值的期待吗?显然还没有。因此他们并不会在这时割肉。”一名PE业内人士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说。

  但景天控股联合创始人祝毅则对本报给出了相反答案:“事实上,目前打折出售投资组合的情形很多,有9.5折、8.5折、8折;甚至市场传闻有5折、6折,只不过这样的组合不会有人愿意去接盘。”

  在祝毅看来,经过“全民PE”时代,“PE投资的烂项目非常多,接触下来,发现有折扣的往往是很烂的投资组合,完全没有上市可能。对于这样的标的,FOF(基金的基金)也基本不会去接触。我们一般只会看一线PE的投资机会。”

  不过,已经有不少玩家果断进入PE不良资产领域,只不过他们瞄准的是困境中的LP,而非困境中的投资组合。从2012年开始,“PE二级市场投资”开始成为时髦概念,在北京、江苏、浙江等地更是出现了盛世投资、歌斐资产等不下10家民营的母基金,它们的 “胃口”就包括投资于那些“违约LP”无法继续缴纳的出资份额,以及受让他们不愿或没有能力再继续持有的投资组合。

  “从2011年下半年看到这种二级市场交易的机会大量出现,到目前我们已经做了7单。” 盛世投资创始人合伙人、CEO姜明明对本报表示,在这几单中,LP“断供”的原因各种各样:有的是因为其主业资金链出了问题,需要临时变现,尤以房地产企业最为明显;有的是突然有了新的投资机会;有的是LP要移民,需要变卖国内资产。

  姜明明介绍,在盛世投资已经完成的这几单二级市场交易中,折价受让的极少,基本是平价购买,甚至还会通过一些特定的交易结构溢价购买,最终的价格除取决于资产本身价值外,LP现金“饥渴度”也会产生一定影响。

  “在国外很容易打折买,国外投资人会把它看成一个金融资产包,看作其整个金融资产的一部分;但在国内,这些LP已经投了两三年,承担了一定资金风险,现在让他们割肉,实际上很难。”姜明明说。

  祝毅也称,目前景天资本完成的几单二级市场交易中,基本是平价受让,甚至有一单是按照10%的年化收益率溢价受让。“一线PE的LP都希望有一点溢价,我们尽量争取谈到平价,特别好的项目给一定溢价。”除了项目好坏,基金剩余年限也是要考虑的一点。“基本在3年左右,剩余5年甚至更长的就不会考虑了。”

  大股东回购兜底

  天使投资人曾李青在一次公开演讲时说,2011年在整个投资泡沫的情况下我们投了若干的项目,导致我们2012年上半年关闭公司的数量比上一年多了很多。“最近发现办公室通知我们说都要换电脑了,一问,原来是我们投的两个公司都关门了,只剩下电脑,我们就搬回来自己用了。”

  由于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的成功率低,一单失败的项目,投进去几百万美元最后可能分文不剩。但对于相对后期的PE项目,由于投资人对风险的容忍度低,往往通过设计对赌条款来最大化降低投资风险。特别是在目前国内“赌IPO”风气盛行的PE业,几乎80%的PE交易都设有大股东回购条款,假如被投企业不能在某个时间之前上市,企业大股东会以本金加每年10%~15%的利息将PE手中的股权回购回来。

  也正是如此,一些PE机构在对拟投企业做尽职调查时,往往也会将大股东的回购能力作为一个重要指标,比如看大股东是否有房产或其他资产、评估资产的价值,有时大股东还需把房产证压在PE手里。这种“类贷款”式投资在降低了投资风险的同时,也反映了大部分PE机构投资能力的相对欠缺。

  “在回购时机的选择上,我们不必等到企业快不行了才要求回购,有时去年投的项目,到今年觉得他们业绩完成得不行,就可能协商启动回购程序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PE从业者对本报说。

版权所有:辽宁科技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: 辽ICP备11019511号-1
地址:中国·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南大街39号嘉华大厦十四层 网站制作:恒昊互联网络